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追踪 > 正文

“执着”邪念让我母亲走向死亡深渊(图)

2016年01月26日 10:55    作者:朱贵(口述)文华(整理)    来源:凯风江苏    [纠错]

  我母亲叫胡少芬,性格耿直、脾气倔强、做事执着,就是她的这种性格使她痴迷上法轮功,最终给她带来了灭顶之灾。 

胡少芬照片  

  我家住在江苏滨海县八滩镇,该镇以酿酒闻名,父亲一直在酒厂打工养家糊口,母亲种地和照顾家。母亲年轻时号称是村里的一支花,为了照顾身体残疾的姥姥,年仅17岁的她自己作主,毅然决定嫁给老实本分的父亲。70年代的苏北相当贫穷,母亲既要照顾瘫痪在床的姥姥,还要照顾年幼的我,一边还要参加集体劳动。长年劳作和操持家务,艰苦岁月全部刻在她的脸上,但她给我的映像永远是坚强的、开心的、满足的笑容。 

  母亲很执着,认准的事情九头牛拉不回。就拿我学习来说,她一直寄希望于我,本来在我们村附近就有一所中学,为了给我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她非要送我到镇中学读书,来回不方便,就将我寄住在学校,将牙逢里抠攒下来的细粮让我带到学校吃。她的执着精神,也有了好的回报。1989年,18岁的我考上盐城师范学校,毕业后,回到镇中学当老师。这一年我姥姥去世,母亲非常难过,心情一直不好。又一年,我准备结婚成家,母亲才将精神转移到我的终身大事上来。随着我工作稳定,家庭经济也有所好转,我在镇里买了婚房。1994年初,老婆梅子生下儿子明明,母亲非常开心,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伺候梅子坐月子,计划着将来带孙子和照顾我们生活,我的成长全是按照母亲的计划在顺利前行。 

  1997年冬天,母亲经常喊肚疼,例假也不正常。梅子要带母亲去县医院全面检查一下身体,但是母亲怕花钱,不肯去。梅子带她去诊所看病。医生说是痔疮,冬天天气干,要经常洗澡保持清洁、注意饮食就行。在诊所拿了一些中药,回来煮了清洗,过段时间效果不明显,还是父亲提醒说,去大医院查查吧!来年5月份,我带母亲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是早期直肠癌,我听后如五雷轰顶,母亲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最爱的人。医生赶紧劝我说:“不要太紧张,现在发现的早,及时治疗,可以控制,只要按时服药复检,配合做好身心保健,能基本痊愈。”我赶紧与家里人商量,家里人一致认为,不能告诉母亲,如果告诉她,就凭她的脾气性格,肯定不会做手术。后来我们劝她说是痔疮小手术,不花多少钱,既然来了,就顺便做了手术再回家,她勉强同意,手术两周后,出院回家。 

  这一年,明明上幼儿园,母亲负责接送明明上学,她在接送明明的期间认识了一位老姐姐,老姐姐看她精神不太好,就跟她说,我带你参加锻炼身体吧,全是好姐妹们,有些人经过锻炼身体,现在精神好多了,病也全好了。 

  这位老姐姐带母亲参加锻炼的叫法轮功,因为,母亲不识字,对她们的介绍也是似懂非懂,就稀里糊涂一块参加锻炼。打此以后,母亲送完明明上学,然后就去锻炼,形成了规律,每天看她哼着小曲提着菜篮子回家,脸色红润,精神矍铄,我们都为她高兴。没有详细过问她每天练什么?怎么练?有时候她出门去跟功友聚会,我们也不管,感觉她是一个病人,找点事做,精神上会充实些,对身体会有好处。 

  1999年我们从新闻里听到国家取缔法轮功,才知道法轮功是一个邪教组织,是反科学、反人类的伪气功,并且残害了很多人,有很多人相信李洪志的话已经延误看病良机致死致残,甚至有些人竟然听从李洪志的号召,公开反对政府。我们非常担心,开始做母亲的思想工作,把新闻上广播的事情告诉她,并把李洪志创立的法轮功本质讲给她听,劝她不要参加练习法轮功了。母亲不但不听我们的劝阻,还非常严肃的批评了我们,并且坚决要练功,还留下狠话,谁要是阻止她练功,就是她的敌人,她会六亲不认,断绝关系,离家出走,去追随师父李洪志,外去讲“真相”,执着练功。她的话吓得我们半死,经过商量,认为不能激怒她,她是病人,是需要定期用药复检的,逼她离开家将是逼她走上绝路。 

  就这样,我们轮流陪她,其实就是看管她,一直到2001年春节,父亲发现母亲竟然早就停止用药了,药瓶里的药虽然少了,但是她并没有服用,一直在欺骗我们,而且该去复查身体她也不肯去,并且说练法轮功不让打针吃药,病自然会好。这一下,全家人着急了,要知道,母亲的病是靠药来治疗的,并不是练功练好的,只不过她不知道罢了。全家人看隐瞒不住,只好把她当初得的是癌症实情告诉她,希望能引起母亲的重视。母亲听后并不感到吃惊,她说:“没事的,现在练了法轮功,得什么病都不怕,师父李洪志说了,修炼必须执着,执着才能消除身上不好的物质,自然不用打针吃药,更不可能生病,师父李洪志一直在用法身保护每个弟子,你们放心吧,我身体挺好没事。 

  母亲再次犯起倔强毛病,全家人谁也拿她没有办法,这是她的一贯作风,多年养成的性格。我们想方设法跟她软磨硬泡想说服她,让她自己按时服药,都无济于事,便想其他主意。有段时间我们在她饭里加药,后来她发现饭苦,就不吃我们做的饭,然后我们又在她喝的水里加药并加上红糖水,让她被动服药,好景不长,渐渐也被她发现,她不喝我们烧的水,不吃我们做的饭,跟我们玩起了绝食,而且在床上盘腿打座,一坐就是半天,水米不进。我们一看这样不行,非把她逼出大毛病来,干脆向她妥协,随便她。但首要条件是,去哪干什么必须要告诉我们,她也向我们保证能做到。 

  就这样,一晃过去了五年,这五年里,母亲多次晕倒在练功场地和在外讲“真相”的路上,看样子,她的癌症明显复发,但她在我们面前仍装着很有精神的样子,仍然不肯去医院,不服药,不听劝阻,坚持练功。她顽固的认为,自己执着“修炼”的层次还不够,身上的黑色物质太多,所以才会生病,她就更加认真执着“消业”,想通过练功去病健身。 

  20064月的一天,她与其他功友一道在县城里散发法轮功宣传品被群众举报,镇领导知道她有病,就通知我去把她领回家看管教育。我们请来了亲友劝说她,希望她不要再参与法轮功了,而且再也不能耽误看病,母亲仍不听劝告,不让她出去练功,她就在家里坚持练功,嘴里念念有词,老是重复“法轮大法好”一句话。630日傍晚,我正准备下班回家,突然电话响了,父亲哽咽着告诉我,快去县医院,你妈妈被120送去急救了。我赶到医院后才知道,母亲执意要出去找功友练功,在回家的时候再次晕倒在路边,好心人打了 110 120电话。我立即赶到医院,在急救室门口等消息,梅子带着父亲和明明也赶过来了,当急救室门打开时,母亲身上盖着白布被推出手术室。医生对我说,你母亲癌细胞扩散,多器官衰竭,应该是心脏受到压迫突发心肌硬死而亡。 

  母亲去世时年仅55岁,母亲的离去给我们全家人打击非常大,尤其明明与母亲的感情非常深,明明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一事实,小小年纪的他变得沉默寡言。父亲一夜间白了头,我们全家人特别痛恨法轮功,母亲执着修炼法轮功却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至死她都没弄明白那么执着修炼法轮功怎么会死于病痛! 

      

【责任编辑:江风】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