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追踪 > 正文

金色海岸引归途 噩梦醒时天地宽

2016年02月24日 15:55    作者:王翠花(口述) 肖省(整理)    来源:凯风江苏    [纠错]

  我叫王翠花,今年63岁,初中文化,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八里屯人。1970年,初中毕业后,我在徐州市洗衣粉厂参加了工作。经人介绍,1976年,我与在化工厂工作的丈夫孙家政相识并于1977年结婚,婚后生育了一儿一女,那时我们夫妻俩所在的企业效益都还不错,一家四口人的日子过的很幸福。 

  1992年开始,我所在的厂子效益开始下滑,到了1995年彻底倒闭了,随之我就下岗了。下岗后的我很迷茫,不知所措,那时两孩子都上高中,花销也不少,全家人的经济来源全靠丈夫的一人工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困境。就在迷茫困惑时,我接触了法轮功。那是19979月的一天,我去早市买菜,在去早市的路上,我看到有人在早市边的空地上练法轮功,刚好有一个练功的人是我原先单位的同事,那时无所事事的我出于好奇心理,就跟着开始练法轮功了。 

  接触了法轮功后,我知道了师父李洪志,还认识了许多的同修,并开始研读《法轮大法》。由于我生孩子时得了风湿病,没练法轮功之前,需要吃药和贴膏药,自从练了法轮功后,觉得练功对自己的风湿病有很多好处,按照《转法轮》书中讲的“不吃药打针,练功就能消业祛病”,开始不吃药和贴膏药了,那时我还想练法轮功多好,不用花钱买药,不用吃药遭罪,就能治病,是个天大的好事。从此我开始不分昼夜天天坚持练功,还背着丈夫拿出家里的钱购买了大量法轮功书籍和录音带,天天在家学经文、练功,那时的我已经开始对法轮功痴迷了。 

  自从我痴迷法轮功后,家里的活就靠丈夫一个人,他每天忙里忙外,还得照顾孩子学习,忙的不亦乐乎,可我一点也没有愧疚感。因为当时我只相信李洪志的话,师父说过,练法轮功的人只有经过修炼才能“圆满”升天,才是在积累功德。 

  按照师父说的“有病不用吃药打针,练功就能消业祛病”的说法,我就停药了,可停药几个月后,病情开始加重,关节也出现了疼痛的症状,可那时我天真地认为这是“消业祛病”的必经过程,是师父对我的考验,相信只要坚持练功,有师父的“法身保护”,病就一定会好的,所以也就没有治疗,而是坚持练功来治病。有时和功友在一起练功时,功友也会发功给我治病。可事与愿违,我的病情进一步加剧,连走路都感觉吃力了。 

  19997月的时候,国家依法取缔了邪教法轮功,并宣传报导了练法轮功的种种危害,让人们不要再练法轮功了,可那时的我还执迷不悟,把反邪教志愿者和家人、朋友对我的劝说都当做是魔障和对我的考验,我还是偷偷地继续练功,还强忍着关节的疼痛散发过“法轮功”反动宣传品,那时的我以为自己是在“讲真相”,是在“做好人”和“救人”。 

  20009月的一天,丈夫上班走了,我偷偷地找来几个没有放弃练功的功友聚在家里一起练功,中午的时候,丈夫回家吃饭,由于当时练功怕被人发现,家里的门被我从里面反锁着,就在我去给丈夫开门时,由于关节疼痛难忍,我一下子摔倒了,丈夫要把我送去医院治病,可我和功友都坚持不去医院治病,功友还给我发功治病,“发正念”向师父求法,希望得到师父的“法身保护,可这些都无济于事,我当时疼的都站不起来了。丈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找来了几个亲戚、朋友强行把我送到了医院,医生诊断后说是风湿病治疗的不及时,已经变成慢性风湿性关节炎了,如果再不治疗,就有可能丧失劳动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甚至病情严重的话可能会发展至心脏,危及生命,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我的病情有所好转。在“金色海岸”的反邪教志愿者们耐心教育、帮助和家人、亲朋的劝说下,我开始反思,练法轮功真的能“消业祛病”吗?为什么我那么虔诚地修炼,一心相信“消业祛病“和师父的“法身保护”,但这些都没有治好我的病,是师父不救我呢,还是师父没有那能耐,根本就治不了我的病呢?慢慢地我醒悟了,开始认识到了法轮功的邪教面目,认识到了法轮功的本质和危害,也知道了李洪志的所作所为都是骗人的,都是为了骗钱。 

  蓦然回首,我痛苦不堪!庆幸的是身边的家人和反邪教志愿者没有放弃我,社区的“金色海岸”回归平台给了我很多关怀和温暖,让我在迷茫中找到回归的方向,使我彻底放弃了法轮功,过上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生活。希望我的经历讲出来,能唤醒那些还在痛苦中挣扎的人们,让他们不要再被李洪志欺骗了,远离“法轮功”才是真理呀! 

    

【责任编辑:江风】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