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 > 正文

“最恨科学”的李洪志(图)

2017年02月03日 13:36    作者:英云    来源:凯风网    [纠错]

  近看凯风网的“独家视频”《王渝生:80年前鲁迅就曾预见邪教怎么骗人》(2017年1月31日),得知鲁迅先生在上个世纪30年代就说过:现在科学昌明,一班爱讲鬼话的人就很不舒服,他们就要想出一个法子来对付科学。

中国反邪教协会原秘书长王渝生先生接受凯风网采访

  笔者查阅原文,鲁迅在《科学和鬼话》中是这样说的:“现在有一班好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许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的人的对头。于是讲鬼话的人,便须想一个方法排除他。”真是精辟。邪教都是反科学的,李洪志就是“最恨科学”、视科学为死对头的邪教教主。

【人文智慧】鲁迅:科学与鬼话

反对伪科学的鲁迅

  “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许鬼混”,当然成了邪教的敌人。在李洪志那儿,科学成果、科学思想、科学规律、科学意识都是他歪理邪说的克星,极大地妨碍了他对信徒的精神控制,故而他“最恨科学”。李洪志为了洗除信徒的科学意识,“想一个方法排除他(科学)”,就得否定和贬低科学,大讲反科学的“鬼话”。李洪志讲了哪些“鬼话”呢?

  一是说“科学它很肤浅”:“科学它很肤浅,用科学家自己的话说还不发达。”(1998年《欧洲法会讲法》)“这个科学,正因为它的肤浅,导致了社会道德的败坏……”“这个科学在整个庞大的宇宙当中是极小的‘小儿科’”(同上),“人类的技术差远去了”(《转法轮(二)》)。

  二是说“科学到顶限制科学”:“人类所掌握的知识发展到今天已经到顶了。到顶了就成了限制人类科学发展的东西。”(《转法轮(二)·现代科学的框框与佛法的博大精深》)

  三是说“科学基点错误”:“人类的科学实质上是站在一个错误的基点上发展起来的,对宇宙、对人类、对生命的认识都是错的,所以在修炼界我们修炼的人根本就不承认现在的科学,认为它是一个错误。”(1997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四是说“科学带来灾难”:“现代科学造就起来的新一代人无所顾忌的杀人、放火,做坏事。……这就是科学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灾难。”(1998年《欧洲法会讲法》)“社会的许多问题都是科学带来的,很可怕的。” (2001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五是说“科学是个邪教”:“实质上这个科学在打击人真正善良本质最好的一面。它不叫人从德,不叫人从善,叫人发泄一切欲望,破坏着人类生存的环境,破坏着人类的本性和人的规范。从这一点上看,这个科学又是个邪教。”(同上)

  六是说“科学是外星人的强加”:“这个科学是外星人搞出来的。它的目的是统一人,把人这个思想变得简单,象机器一样规范。”(1998年《瑞士法会讲法》)“现在的科学是外星人强加给人类的。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的人,在任何一茬文明时期的人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科学。”(1998年《新加坡法会讲法》)“外星人虽然没有打击人类,但是它知道人类的身体是最完美的。它相中了人体,它想窃取人体。用科学充实人类所有的领域,叫人坚信和依赖科学。人的思维和生存方式完全同化它们,到那时它们把人的元神一换掉就是它们了,最终代替人类。”(1998年《瑞士法会讲法》)

  上述奇谈怪论,超级荒唐,极度狂妄,根本就不值一驳。奇怪的是,李洪志一方面全盘否定科学,却又说他的法轮大法是能够洞察宇宙和人类的“超常科学”。请听李洪志的荒诞言:“什么是科学啊?那个佛啊,神啊,掌握的那是最高的科学。”“佛、天人所掌握的就是超出人类更高的科技。”(《转法轮(二)·在大屿山讲法》)原来如此,李洪志痛恨和贬损现代科学的目的就是让信徒去崇信他那些声称“最高科学”、“超常科学”的歪理邪说,以便他实施精神控制,顺利地盘剥信徒。

  科学是邪教的天敌,李洪志“最恨科学”,恰证他的法轮功就是反科学的邪教。只有崇尚科学,才能远离邪教,拥抱正常人生。

【责任编辑:天平】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