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 > 正文

“神棍”: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标配”

2018年01月09日 16:07    作者:雅思    来源:莫邪网    [纠错]

W020160701748326893680

  这幅图出自《台湾民众斥李洪志为“神棍”(图)》一文(凯风网2016年7月1日),反映了台湾民众自发抵制邪教“法轮功”的一个侧面。我不知道最早称李洪志为“神棍”的是谁,但至迟在2010年,网友漠中泉在其《神棍神托愚迷者》中就说过,“神棍一角,在法轮功内,原本为李洪志专属”;但偷得李大师“神技”者,“也是理所当然的神棍”。次年,加拿大《华侨时报》社长周锦兴在其《亮战》一书中,也多次痛斥李洪志为“神棍”:

  ——“这些神棍不负责任的恶行,做成了不少悲剧,李洪志就是其中的一个,以宣扬‘世界末日’的恐惧,建立了‘法轮功’的一个骗局。”

  ——“李洪志没有出现,证明了他只是一位神棍骗子,那么以后‘5·13’法轮大法日就成为了李洪志的‘羞耻日’。”

  ——“李洪志的不出现,意味着一种局面,一种真理,他的神功只不过是造谣,他不是无所不能的大佛,他只是一名满口谎言的神棍,骗取其信众为他卖命谋取利益的大骗子……”

  上述反邪教斗士目光犀利,表达灵活,用“神棍”这个词给李洪志定性很是生动,颇具文学性,从命名学、语言学角度看,也十分准确,可谓是“标配”。

  有人说“神棍是指耍弄玄虚手法假托鬼神的骗子”,李洪志就是嘛。他篡改生日,攀附佛祖,编造“神奇”修炼履历,谎称师从四大高人,吹嘘拥有四大特异功能,能够洞察宇宙、人类的一切,还拼凑出一个假佛像,胡诌自己超越宇宙时空。如此自我神化以欺骗世人,不是“神棍”是什么?

  再让我们从“棍”字入手,来作追根溯源的剖析。

  “棍”,《汉语大词典》(第4册第1111页)第②义解释为“称无赖,恶徒”;《现代汉语词典》类似的义项为“无赖;坏人”,举了“恶棍”、“赌棍”、“讼棍”3例(“讼棍”让我自然联想到法轮功的恶诉、滥诉、缠讼,但由于论者已多,拙文不再重复)。平时用得较多的还有“淫棍”、“党棍”等。“棍”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形象呢?唐李绅《拜三川守诗序》的描述是:“里巷比多恶少,皆免帽散衣,聚为群斗,或差肩追绕击大毬,里言谓之打棍谙论,士庶苦之。”引文中稍难解者大概要算“谙论”,“谙”是熟悉,引申为惯于、擅长,“论”,《汉语大词典》“论lùn”字下第⑨义为“论告;弹劾”,此指诉讼,“谙论”就是擅长告恶状,包揽词讼。显然,据李绅描述,“棍”类人物就是一班好逸恶劳、专门惹是生非的地痞无赖。

  据此描述,“棍”有几个特点,按之于李洪志和他的“法轮功”,都对得上号。

  一是好逸恶劳。那些整天“差肩追绕击大毬”者,皆不务正业,懒惰顽劣。在当年伪气功骗术盛行的背景下,李洪志“编创”(实为剽窃)法轮功的原始动机就是好逸恶劳,想通过教功骗钱,逃避常态的生产劳动,连“佛母”都经常痛骂李洪志“好吃懒做”。至于李洪志吹嘘的“法轮大法的特点”——“你不练功功练你”——就是鼓吹坐享其成的懒汉思想。某些人痴迷于法轮功,就是企图以最小的投入,获取最大的回报,圆满升天;最不济也可通过获取白色物质“德”换来升官发财,用李洪志的话说,就是:“他德大,可能会做大官,发大财,要什么有什么,就是用这个德交换来的。”(《转法轮·炼功为什么不长功》)李洪志吹嘘和“法轮功”痴迷者轻信的一切“神奇”都可以归结为好逸恶劳或少劳多得。

  二是没皮没面。“免帽散衣”不仅是外在的一副泼皮相,而且折射出内心的毫无廉耻。若作类比观照,“主佛”编造假生日的丑事曝光后,但凡要点脸面的人或是公开认错,最不济也会沉默不语;可李洪志就能没面没皮地狡辩说“政府弄错了”,每逢“5·13”还让弟子庆贺所谓的师父华诞。再看看,法轮功官网上充满谎言的修炼体会,傻瓜都能看出是胡编乱造,是自欺欺人,可竟然每天供货充足。想必那些个大法编谎者,长期跟着“小来子”耳濡目染,也练出厚皮功了。“法轮功”媒体造谣说见忍方丈遭恶报双目失明,造谣说河南省临颍县巨陵镇公务员郭占峰遭恶报死亡,事实却是前者双目完好,后者活得很健康,当事人闻此拍案而起,发表辟谣声明,并要求造谣者道歉,“法轮功”不仅死不道歉,还继续批量散播恶报谣言。

  三是群聚好斗。借人多势众“聚为群斗”,扰乱社会正常秩序,是“棍徒”们的看家本领。“法轮功”惯于无理取闹,动辄围攻批评者,施行群狼撕咬战术。早在中国政府尚未取缔法轮功时,民间和新闻媒体就纷纷揭露其种种罪恶。法轮功不是采取言辩语驳的讲理途径,而是无视法律,纠集信众骚扰围攻。比如,1998年6月1~3日组织千余人围攻《齐鲁晚报》,1998年6月1日起围攻北京电视台,1999年4月18日开始持续围攻天津教育学院,人数从最初的三千人上升到后来的六七千人,再后来就是震惊中外的万人围攻中南海事件。据有关部门统计,“4·25”围攻事件发生的前前后后,各地党政机关、新闻部门和有关单位受到“法轮功”千人以上围攻的就多达307次。另外,加拿大的《华侨时报》因为批评“法轮功”也屡屡遭到当地大法徒的谩骂和围攻。

  四是擅耍无赖。“打棍谙论”,说白了就是“用棍棒讲理”,说话不算话,最终以耍赖了事。李洪志是“法轮功”的“无赖领袖”。对内,他向弟子开列速成圆满的支票,可一拖再拖,食言而肥,最后干脆全赖到他杜撰的“旧势力”身上,或者全怪弟子不精进,整个儿一个资深老赖;弟子若有怨言,干脆祭起“下地狱”“形神全灭”的精神棍棒兜头砸下。对外,他刚刚表示“不政治”,立马便声称领着弟子用搞政治的方式修炼;刚刚发表声明表示“我们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反对政府”,屁股一转就叫嚣“天灭中共”、“解体中共”了。言而无信,放屁都不如。李洪志和“法轮功”最擅长前说后赖,睁眼说瞎话,被正义人士揭露后,干脆毁尸灭迹,将经文、答记者问、编辑部文章等一删了事,故而屡陷“秒杀门”、“自宫门”。

  五是人见人恶。谥“棍”者多搅扰社会,泼皮难缠,故“士庶苦之”。“法轮功”“神棍”,在胡搅蛮缠方面,相比于他们的“棍祖”,有过之而无不及。恶棍都是无视法纪的,善良之人大多虽怨之鄙之却不愿意惹之理之,有时候为了摆脱纠缠只能远避瘟神。这在某种程度上导致姑息养奸。例如,“法轮功”对《齐鲁晚报》的围攻持续3天,迫使报社刊出《敬告记者》违心“道歉”;“法轮功”对北京电视台的围攻持续6天,致使当事记者被无辜解聘。(据郭正谊《“4.25”事件的前前后后》)另外,“法轮功”神棍们最擅长近身纠缠骚扰,全然不顾他人感受,这方面凯风网上有大量网民揭发材料。特别是在旅游景点,法轮功“讲真相”“劝三退”的义工们,如蛇缠身地拉住游客不放,强行推销邪教“货物”,大煞风景,大扫游兴。至于大法徒们打骚扰电话,发骚扰短信、垃圾邮件,死皮赖脸地替“神韵”推票,替大法项目拉广告,更是处处鬼影,令人不胜其烦,不胜其扰。此外,“法轮功”还擅长滥诉恶诉,利用一般人怕惹麻烦的心理达到自己邪恶的目的,是货真价实的“讼棍”。

  “神棍”,民间通常也指与“巫婆”相对的“神汉”中的混蛋分子,通俗地说,“神棍”也就是打着神的旗号行骗作恶的无赖、恶徒。对照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所作所为,“神棍”这一定性既生动,又准确。随着国际反邪教斗争的逐步深入,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神”崩“棍”断之日为时不远矣。

【责任编辑:天平】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