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 > 正文

李洪志为何提出“不要用人心去衡量法”?

2018年04月16日 17:01    作者:李聿    来源:莫邪网    [纠错]

  “法轮功”是邪教,其教主李洪志就是个无耻的大骗子。这个大骗子喜欢“讲经说法”,还说只有他讲的才是“正法”。事实上,所谓的“大法”不过是荒唐的歪理邪说,所以李洪志在其《二十年讲法》中要求弟子“不要用人心去衡量法”,“不要用人的想法看师父”。

李洪志《二十年讲法》截图

  李洪志为何提出“不要用人心去衡量法”?无非是自知邪恶,做贼心虚。俄罗斯专家“如何不落入邪教魔掌的十个建议”中就提到:“任何邪教都使用特殊的意识控制方法。主要信息在于:朋友们都在教派中,而街上流浪的陌生人不会明白,也永远无法理解你。”(参见中国反邪教网2018年4月8日相关资料)李洪志就经常忽悠信徒,修炼人的理和常人的理是相反的,常人永远不懂修炼人,“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用常人思维是无法理解大法的。殊不知,真理就在常识中,正常思维最能够识破谎言。不妨假设一下,如果“法轮功”信徒真能“用人心去衡量法”,会是什么结果呢?

  “用人心去衡量法”,就很容易看出李洪志的无耻吹嘘

  李洪志的“法”,有相当一部分是吹大牛,自我神化,其无耻的程度已经登峰造极。在新版李氏《论语》开篇即称:“大法是创世主的智慧。他是开天辟地、造化宇宙的根本……”这不就是说他李洪志是创世主么?真是恬不知耻!再以《转法轮》为例,其中说到“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往高层次上带人”,“在国内外……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据此推理,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等,都不算“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如此自我吹捧,贬低传统正教,是何等的狂妄!还是在《转法轮》中,李洪志乱弹“法身”,无耻吹牛:“因为我有无数的法身,具备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每个学员身后都有我的法身,还不只一个”,“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牛皮好吹,经得起检验极难。事实证明,李洪志并没有“往高层次上带人”,更没有什么拥有很大神通的“法身”,反倒是将大量“法轮功”痴迷者带进了阴曹地府。2000多名大法痴迷者或因拒医拒药死亡,或自杀、自焚丧生,或驱魔除魔丢命,或遭遇车祸猝亡。最具讽刺意味的是,1998年的那场海南车祸中,一辆汽车上8个大法弟子在去弘法的路上遭遇车祸,造成7死1伤,唯一生还的张一军还被李洪志钦赐圆满了。李洪志不是说他的“法身”什么都知道,能保护弟子“不会出任何危险”吗?

  “用人心去衡量法”,就很容易看出李洪志的不学无术

  常识告诉我们,世界上没有什么终极真理,更没有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可李洪志却在《转法轮》的导语《论语》中胡说,“要完全揭开宇宙、时空、人体之迷唯有‘佛法’”,“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此处的“佛法”就是李洪志的“法轮大法”。李洪志真是不学无术,他哪里懂得什么叫“真理的边界”,什么叫“人类认识的局限”,什么叫“科学无止境,探索无终点”。更可笑的是,在李洪志的“法”中,常识性错误频频出现,比如将“光年”当成了时间单位,聚变与裂变傻傻分不清,对浮力的原理一窃不通,对达尔文进化论的贡献与局限胡言乱语、妄加评判。李洪志的学历只有初中,写点东西,错别字连篇,病句频现,写打油诗将“掘墓”错成了“抉墓”,还狡辩说“随意所用”。如此不学无术,居然好意思自吹渊博:“人们觉的老师的知识很渊博……这些理论你无论翻遍世界上所有的书,你学了世界上所有的学科,你都学不到的。”(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真是人而无耻,不知其可!如果读读李洪志关于“外星人”的那些“法”,雷语惊人,保证你会笑破肚皮,这些可全都是“国际笑话”呀。试想,大法弟子“用人心去衡量法”,岂不很容易看出李洪志的不学无术么?

  “用人心去衡量法”,就很容易看出李洪志的自相矛盾

  李洪志的所谓“法”如漏风麻袋,自相矛盾,破绽百出。姑举几例。关于“时间”,李洪志一会儿说时间很紧迫:“我是讲时间很紧迫……我不能在人间传法很久。我讲时间很紧迫那你就快修……”(《北美讲法》)“不能够把这个时间拖得很长……所以我觉得时间紧一点也有它的好处。”(《美国讲法》)一会儿又说:“我从来也没有讲过什么时间不够用。”(《瑞士讲法》)“我从来没有说时间来不及。”(《新加坡讲法》)试问,到底时间紧不紧?关于“第一位”,李洪志一会儿说:“你们的圆满在你们现在来说就是第一位的。”(2001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个人圆满是第一位的,你圆满不了那什么也谈不上。”(《二零零三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一会儿又说:“救度众生这是第一位的”(《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大法弟子救人是第一位的,所以这些关系要摆正。……你们当前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2009年《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试问,到底哪个才是“第一位”?关于“白修”,李洪志一会儿说:“修炼大法绝不会白修。……有愿望想下世接着修,那么所修的都不会白丢,都不会白炼,会带着所得转生,转生以后接着修,会出现这个情况。那么有的人,看他也确实不能修了,那么下一世也就给他安排转成福报。”(1999年《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一会儿又说:“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试问,到底是“白修”还是“不白修”?此外,常人不相信神,大法弟子要不要向常人显神功、示神迹?大法弟子是各自独立圆满,还是集体圆满?李洪志的说法全是前后矛盾,自掴耳光。如果弟子“用人心去衡量法”,不是很容易就看出李洪志的自相矛盾么?

  一言以蔽之,李洪志之所以提出“不要用人心去衡量法”,是因为所谓的“大法”全是反人类、悖人性、违科学的歪理邪说,根本就不堪一击。

【责任编辑:天平】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