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 > 正文

还原事实:李洪志的“点火鬼迹”

2018年04月18日 14:59    作者:雅思    来源:莫邪网    [纠错]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口言善而身行恶,他经常将“真善忍”、“做好人”挂在嘴边,实际上是一个野心膨胀、心肠歹毒、危害社会安全的恶魔。19年前的4月25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万名法轮功人员围攻中南海的恶性事件,它将李洪志和他的邪教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从1998年到1999年被取缔前,邪教“法轮功”以“上访”的名义、“静坐”的方式,组织策划练习者冲击新闻单位、围攻党政机关300多次,落下了“轮闹”的恶名。毫无疑问,李洪志是“最邪轮闹”,他在“4·25”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极尽煽阴风、点鬼火之能事。

  李洪志不是一直狡辩他对此事“全然不知”吗?那就让我们来还原一下他当时的“点火鬼(轨)迹”吧。

  鬼迹一:偷偷空降,邪主驾临

  1999年5月2日上午,面对悉尼的中文媒体,李洪志扯谎说:“北京发生事的时候,我正在美国赶往澳洲的路上。”真是如此吗?事实是:李是在“4·25”的前三天即4月22日17时10分,乘坐美国西北航空公司NW087次航班,从纽约飞到北京的。这有他入境时在北京首都机场填写的入境登记卡为证。登记卡上的姓名为“李洪志”;护照证件号码为“001106787”;中国签证号为“003821”;在华地址为“吉林省长春市解放大路103号”。显然,这个神秘的入境者就是如假包换的“法轮功”大教主。

  鬼迹二:密室策划,煽动闹事

  李洪志潜入北京的第二天(4月23日)上午,把核心骨干李昌、纪烈武等人召到他的住处,密谋策划把天津的事情闹大。李洪志作了几点指示。第一,闹事地点转移:“到北京去!”“要去中央,去国务院!”第二,闹事规模扩大:“人少了不行,要多去点。去年北京电视台的事就是人去少了,要是去的人多,问题早就解决了。”第三,闹事主题定调:“不单是解决天津问题,而且是弘法和护法”。第四,闹事策略落实:不能用“法轮大法研究会”和辅导总站的名义去做这些事情,要让普通习练者冲在前面当炮灰。此后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在落实和执行李教主的“帷幄运筹”。

  鬼迹三:悄然遁身,遮人耳目

  李洪志在作了精心策划、部署之后,与核心骨干们商定,北京这边一动,他就不宜再留,要赶快走,免得暴露自己。为了遮人耳目,4月24日一早,李洪志匆匆收拾行李,在纪烈武的护送下赶往首都机场,买了10时20分飞往香港的CA111次航班的机票。班机因机械故障不能准点起飞,李洪志又改乘CA109次航班,于13时30分飞往香港,可见他急于逃离“是非之地”以掩罪逃责的心情是多么迫切。

  鬼迹四:坐镇香港,遥控指控

  1999年4月24日,根据在叶浩家召开的部署“4·25”非法聚集活动第四次会议的分工,王治文等骨干人员以“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名义,向河北、山东、辽宁、天津、内蒙古等地的“法轮功”组织负责人打出770多个电话,通知说“天津出事了,准备向北京说明情况,有学员能够参加的话就参加吧”,“师父说这是最后的圆满机会了”。要求他们组织法轮功练习者于4月25日晨到北京中南海府右街“护法”。4月25日这天,李洪志在香港纪烈武家中,通过电话遥控指挥着“北京行动”。在整个事件过程中,他始终与北京的前线“指挥部”保持着热线联系,不断下达指示。北京“指挥部”也不断给李洪志打电话汇报、请示。25日当天,他们频繁来往电话20多次。在通话中,他多次要求“让外地人多来些,再多来些”。24日这770多个电话和25日香港与北京的20多次通话,通讯量显然超常,它们被电信部门记录在案,成了李洪志和“法轮功”密谋有组织的围攻活动的铁证。

  综上所述,李洪志策划围攻事件的“神影鬼迹”早就被记录在案,又岂能瞒天过海?

【责任编辑:天平】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