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 > 正文

文闹·老赖·神骗

2018年04月26日 17:05    作者:金木    来源:莫邪网    [纠错]

  1999年4月25日,首都北京风和日丽。然而,就在这天,突然发生了一起大规模的非法聚集事件。1万多名来自北京、天津、河北、山东、辽宁、内蒙古等地的“法轮功”练习者,有组织地集合起来围住了中南海,矛头直指党中央、国务院,严重干扰了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机关的正常工作,扰乱了首都的社会秩序。这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政治事件,在国内外造成了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

  在整个事件中,“法轮功”教首李洪志至始至终都充当了极不光彩的角色,暴露出“文闹”、“老赖”和“神骗”的丑恶嘴脸,让人望而生厌。

  ——最凶的“文闹”

  1999年4月初,天津师范大学教育学院主办的刊物《青少年科技博览》,刊登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写的文章《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其中讲到:“有一篇关于‘法轮功’的宣传材料,就说有某工程师练了‘法轮功’后,元神出窍了,可以钻到炼钢炉里,亲眼看到炼钢炉的原子分子的种种化学变化。”文章另一段提到,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有一名学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不吃、不喝、不睡、不说话”,最后被送进精神病院治疗,病愈后仍修炼“法轮功”,导致病情复发。就是这样一篇文章,使李洪志和“法轮功”的头头们感到有了闹事的机会。4月19日,众多的“法轮功”练习者突然涌进天津师大教育学院静坐、示威,把学校正常的教学和生活秩序完全打乱。李洪志又决心利用这件事掀起一场更大的风波,通过他操纵控制的“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具体组织,最终酿发了震惊中外的“4·25” 非法聚集事件。

  一篇批评“法轮功”的文章,让李洪志觉得闹事的无限“商机”来了,先是指使众多的“法轮功”练习者涌进天津师大教育学院静坐、示威,但李洪志感觉不过瘾,还想将“邪火”烧得更旺一些,于是便将邪恶的目光盯上了中南海,盯上了党中央和国务院。因一篇文章而整出这么大的动静,不惜造成恶劣的政治影响,李洪志堪称最凶的“文闹”。

  ——最牛的“老赖”

  “4·25”非法聚集事件的真相终于被揭露出来,直接策划、指挥这起事件的中心人物,就是“法轮功”的教首李洪志。而事发后,李洪志却在国外频繁接受媒体采访,编造谎言,百般抵赖,为自己的罪责开脱。他先是说,对“4·25”非法聚集事件全然不知,当时他正在从美国到澳大利亚的路途中。当人们摆出他到过北京的证据时,他又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到过北京,但只是为了转机,没有离开机场。随着事实的不断披露,在这一谎言再度被戳穿后,他又改口说在北京只停留了一天,但“没有与任何人接触”。

  常言道,“好汉做事好汉当”,号称“宇宙主佛”的李洪志,却是真小人一枚,明明直接策划、指挥了“4·25”非法聚集事件,可他却编造谎言,百般抵赖,为自己的罪责开脱。当真相一步步被揭穿时,李洪志只好“一赖再赖”,那份狡黠、那份无耻、那份不堪,让人不免怀疑,堂堂的“宇宙主佛”咋会是这等货色呢?毋庸置疑,李洪志堪称最牛的“老赖”。

  ——最鬼的“神骗”

  4月23日下午1时30分左右,在首都体育馆南路1号院30门15号,现已定居加拿大的“法轮功”核心骨干叶浩的家里,李昌、纪烈武秉承李洪志的旨意,召开了具体部署“4·25”非法聚集活动的第一次会议。李昌传达了李洪志的决定,要求他们通知所有“法轮功”练习者,4月25日清晨到中南海聚集。他特别强调,“不单是解决天津问题, 而且是弘法和护法”。为了落实这一计划,他们还决定利用24日的“学法例会”,向“法轮功”北京总站各辅导站的负责人进行布置。会议还没有结束,纪烈武就匆匆跑到李洪志住处,汇报计划落实的情况和具体措施。李洪志对这次会议表示满意。

  李洪志指使、唆使大法弟子不断闹事,都是以“弘法”和“护法”的名义进行的,“4·25”非法聚集事件自然更不例外。李昌根据李洪志的“指示”,特别强调此次到中南海给党中央和国务院施压,“不单是解决天津问题, 而且是弘法和护法”。李洪志鬼得很,竟然将骗术上升到“弘法”和“护法”的高度,忽悠大法弟子不断闹事,这个超级“神骗”真让人叹为观止。

  蚍蜉撼树,自不量力。李洪志再怎么闹、再怎么赖、再怎么骗,都改变不了失败的下场,都改变不了永远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命运。

【责任编辑:天平】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