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 > 正文

“伪佛诞”碰上“母亲节”的尴尬(图)

2018年05月15日 11:32    作者:霜刃    来源:莫邪网    [纠错]

  今年这事儿有点巧,“法轮功”教主李洪志的“伪佛诞”是5月13日(关于他篡改生日攀附佛祖的事几乎尽人皆知,此不赘述),“母亲节”也是5月13日。“法轮功”一号网站上庆祝“伪佛诞”的贺卡雪片似的,可对母亲节却惜墨如金。当“伪佛诞”碰上“母亲节”,最尴尬的就是李洪志。

  尴尬一:李洪志表示自己是个“没娘养的东西”?

  有人调侃,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李洪志再怎么自封“宇宙主佛”,也是他妈生的。可李洪志似乎对此不予承认,反倒是想方设法要将自己搞成“没娘养的东西”。他在2002年3月的《北美巡回讲法》中说:“没人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没有生命看到过我,没有生命叫过我什么。我也没有形也没有名……”在《2003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我从里来,从外来,我从没有中来,形成了有,出现在苍穹之顶,又从那里一步步下到了三界最表面,没有生命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如此说来,李洪志无父无母。都说李洪志是芦淑珍生的,可他自己不承认,我们只能认为他就是个“没娘养的东西”!

《北美巡回讲法》截图

  尴尬二:李洪志能造父母,“母亲节”要母亲感恩他?

  李洪志在早期出版的《转法轮》中说,“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不是人类的,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人间没有真正的亲人,真正的亲人在天上。”(《悉尼法会讲法》)看来,对于谁是“母亲”,李洪志心目中的概念是相当模糊的。模糊也就罢了,还有颠倒亲缘的呢。在1999年2月的《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李洪志对弟子说:“这个宇宙的年龄我最大,连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 这次讲法的录音资料至今仍然保存着,凯风网根据录音制作了视频《最萌教主:我父母是我造的》,将“主佛”的萌言雷语刻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瞧这李主佛,其母亲要么是 “数不清”、辨不明,要么是被李洪志所“造”,母亲成了女儿。看来,能造父母的李洪志在“母亲节”这一天要让母亲感恩他了。

根据李洪志讲法录音制作的视频截图

  尴尬三:李洪志骂芦淑珍是“魔”,难不成“佛是魔生”?

  李洪志与母亲卢淑珍一向关系紧张。据李的前二妹夫孙森伦的回忆录《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披露,不争气的李洪志在泰国期间,几乎就是母亲卢淑珍的出气筒和“纳唾器”。卢淑珍“脾气不太好,她嗓门大”,经常将李洪志骂得狗头喷血。听听这位母亲的“辣骂”:“每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什么事情不做,练什么狗屁气功,几十岁的人了,满脑子豆腐渣,天天练气功,人家就会给你送烤肉、送啤酒呀?”“好吃懒惰、不上进、不争气的东西!”这些“辣骂”可不是什么私底下的慈母训子,而是当着全家人特别是当着“外人”孙森伦的面,可伤自尊了。李洪志被骂后的反应,要么是低头不语,要么是躲进房间生闷气,你说可怜不可怜?李洪志胡编乱造,吹嘘自己有神功,卢淑珍便当众揭老底:“小来子(李洪志的小名)是在胡扯、瞎编、骗人!”缘此,李洪志对卢很有意见,时不时地发泄出来。李洪志曾对早期弟子讲,“我妈是我的魔”。一次,母亲过生日,李洪志叫人送去一个大蛋糕,打开蛋糕盒子,见上面有一个字条,上面赫然写着“你去死吧”四个字(参见凯风网《法轮功大起底》)。李洪志视母为“魔”并诅咒之,又自称自己是最大的佛,难不成“佛是魔生”?

  还有呢?李洪志忽悠信徒说,他的“法轮功”是性命双修,能够修成无病无灾的“奶白体”、“净(晶)白体”甚至“佛体”,最终“青春长驻”、“永葆生命”,可“佛母”芦淑珍(按李洪志的说法芦也是修炼人)最终还是病死了。“佛母”都修不出“奶白体”、“青春长驻”,而是带着病体见了阎王爷,这不让李洪志和他的歪理邪说很尴尬吗?

【责任编辑:天平】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