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 > 正文

“法轮功”的“活摘”谣言 假的真不了(图)

2018年11月07日 09:51    作者:黎伟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纠错]

  10月25日,澳大利亚参议院召开预算委员会听证会,外交部事务助理傅关汉(Graham Fletcher)在听证会上表示,中国政府对器官移植问题高度谨慎,“中国政府正在规范这一制度,并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器官自愿捐献制度”。对于“法轮功”的“活摘”谣言,傅关汉表示:“我们没有足够的可信证据证明这一指控能站得住脚,在进行了单独调查并咨询了对此事保持关注的各国政府后,我们的立场仍然不变。”

 

中国反邪教网截图

  针对“法轮功”的“活摘”谣言,在今年6月8日参加相关听证会在被质询时,傅关汉曾明确表示:“我们不相信会发生此事。”与傅关汉的表态相一贯的是,2007年5月28日,澳大利亚参议院外交、国防和贸易常务委员会就外交和贸易等议题召开议会,时任外交贸易部首席助理秘书彼得•巴克斯特(Peter Baxter)等人与会并接受议员提问。在接受参议员耐特(Kerry Michelle Nettle)就中国的器官移植以及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问题时,巴克斯特回应说:“对于指控说活摘‘法轮功’信徒器官这一问题,澳大利亚政府的立场是,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能证实其真实性的证据。……目前还没有任何一家大型国际人权组织已经做出裁决,证明指控属实。我们仔细研究了大卫•乔高(法轮功雇佣的加拿大律师——译注)的调查报告,乔高先生在澳期间,我们还同他会了面。正如我所说的,我们认为报告中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此项指控。”

  不只是澳大利亚,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不相信“法轮功”炮制的“活摘”谣言。例如,2013年11月21日,新西兰国会的外交、国防和贸易委员会向国会递交报告,认定法轮功的请愿书中“要求国会认定新西兰公民和永久居民接受走私或非法采摘的海外器官是非法的”,“本委员会成员及新西兰政府,均未了解到任何可以证明法轮功对器官采摘的主张的独立证据,这一结论建立在新西兰及国外的调查基础之上。”再如,2010年12月,加拿大外交和国际贸易部一份内部文件显示,加拿大联邦政府完全不相信乔高-麦塔斯报告。这份为外交和国际贸易部官员们准备的非官方评估否定了乔高-麦塔斯报告的研究方法和结论,称:“调查报告中所援引的作为指控证据的这些资料几乎全部来源于法轮功习练者,且其中许多资料都是二手或者三手信息。……大部分的材料来源‘主要是出自加拿大的道听途说和间接证据’。”

  所谓的“中共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纯属捏造,假的真不了。“活摘”这个惊天大谣,早就被证明是邪教“法轮功”为抹黑中国而制造出来的。我们可以从这三个方面来戳穿“法轮功”的弥天大谎。

  首先,“集中营”子虚,“活摘”谣言遭釜底抽薪

  2006年3月,境外“法轮功”邪教媒体抛出了所谓“苏家屯集中营”谣言,声称位于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的辽宁省血栓病中西结合医疗中心(简称苏家屯血栓病医院)有一个集中营,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人员,其中三分之二被割取身体器官后投入集中营内的焚尸炉焚烧,他们的身体器官随即被非法出售到全国各地乃至境外。

  针对这一谣言,中国有关方面多次予以驳斥并谴责了“法轮功”的卑劣行径。“活摘”谣言也被国际社会所戳穿。2006年4月16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肖恩·麦克康玛克(Sean McCormack)发表声明,对于中国东北某地有一处集中营监禁“法轮功”学员并摘取其人体器官的报道,美国经派员实地查看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可以支持上述报道(详见下图)。CNN、美联社、华盛顿邮报、路透社、日本朝日新闻、渥太华公民报等媒体先后到苏家屯血栓病医院进行了实地采访,证实所谓“苏家屯集中营”纯属子虚乌有。此外,还有海外民运人士吴弘达在秘密进行的现场调查和专业分析的基础上,写出了《法轮功/苏家屯事件之我见》、《我对于法轮功媒体报导苏家屯集中营问题的认识及其经历》两个长篇报告,称“均未发现法轮功指称的集中营的痕迹”,“各方调查结果没有证实法轮功提出的情况属实”。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否定了所谓的“苏家屯集中营”,就是给“活摘”谣言釜底抽薪。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网页截图

  其次,“证人”是假冒,“活摘”谣言徒成笑柄

  为了配合“苏家屯集中营”的谎言,“法轮功”还推出了几个所谓的“活摘证人”。先后有R先生(皮特)、医生太太安妮、沈阳老军医、金姓朝鲜族男子。后二者用网友讽刺的话说,“刚出场就永久性收场”,明显太心虚,撇开不论。前二者曾经公开“露面”,只不过或脸部打上马赛克,或戴着墨镜,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足见也是心虚。然而,“法轮功”还是把他们当做宝贝,让他们在加拿大两个大卫的《调查报告》中充当“有力证人”。可惜的是,这两人的证词破绽百出,甚至十分荒唐,比如安妮竟将“脑外科大夫”指定为“做摘除眼角膜手术”。后来,有网友追踪调查,发现“皮特”和“安妮”的身份是捏造的。“皮特”是“活摘器官”谣言抛出后第一个匿名证人,自称曾是“中共内部情报人员”,后又改称是曾到大陆采访过的“资深媒体人”。真实情况是,“皮特”是名旅美华人,原名约翰·卡特(John Carter),2006年时44岁。身为失业者曾在旧金山某教会工作,因盗窃被解雇。因需要所谓“苏家屯集中营事件”的证人,被“法轮功”收买作伪证。另一名重要证人“安妮”,自称在“苏家屯”生活过5年,其丈夫是苏家屯医院眼科医生,参与了所谓的“活摘”。事实上,“安妮”原名安娜·刘易斯(Anna Louise),加拿大国籍,2006年时50岁,生活在加拿大渥太华新亚洲广场附近,与中国的苏家屯毫无关系。“证人”全是造假,让“活摘”谣言徒成笑柄。

 

 脸上打着马赛克的假证人“R先生(皮特)”

 

只敢显示背影的“安妮”

  再次,“大卫报告”遭批驳,“活摘”谣言彻底破产

  “法轮功”觉得“自拉自唱”效果太差,于是雇佣对中国政府怀有敌意或偏见的所谓“人权卫士”替它站台,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的拙劣表演就属此类。这两个大卫与“法轮功”串通一气,抛出了所谓《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污蔑中国政府大量非法摘取“法轮功”练习者的活体器官,数量达6.5万。这个报告中所引述的所谓证据和资料纯属捏造,根本无法证实,其取证手段卑鄙无耻,遭到了有识之士的批驳和痛斥。系统批驳“大卫活摘报告”的是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的成员、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公民报》记者格雷戈里·格洛巴。他的文集《参天的酸果蔓树冠下的法轮功》共有11章,其中有几个章的题目是这样的:“算术是法轮功的最大克星”,“那些所谓的‘活摘’证人们”,“‘不公正’的考察和专家”,“活摘报告缺乏证据”,“‘活摘器官’?数字游戏罢了”,“下流的电话调查成为种族灭绝的证据”。作者有理有据的详细论证,在凯风网上可以查到,不再赘述。

  事实上,不仅仅是格雷戈里·格洛巴,许多器官移植界的专家学者都怒斥两个大卫的学术造假。例如,在香港召开的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2016年8月)上,在谈到学术造假,加拿大的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等人为获取政治利益而用伪造数据欺骗大众的话题时,芝加哥大学医学院器官移植科主任迈克尔•米利斯指出:“他们编造的故事是臭名昭著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器官移植项目主任何塞·努涅斯表示,他曾听到有关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揣测的报道,声称中国每年有六万至十万个器官移植,并尝试把这些数字与使用死囚器官关联在一起,作为世界卫生组织负责监管世界移植工作的官员,同时作为移植外科医师,他可以从专业的角度,肯定这个相等于全球器官移植数量的数字是不可能的。澳洲格里菲斯大学教授坎贝尔•弗雷泽教授出席了在昆明召开的2017年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大会并接受记者采访。他在采访中说:“以我个人的名誉来担保,这种说法(“活摘”)完全是站不住脚的……”“关于‘法轮功’的这些人,他们宣称说有数据来支撑,但是我们也可以发现他们的这些数据均系造假数据,……经过我的考证,没有任何的迹象可以表明器官来自于法轮功人员。”无耻的“大卫报告”遭到专家学者的有力批驳,“活摘”谣言彻底破产。

 

迈克尔•米利斯痛斥两个大卫在“活摘”问题上造假

  最后再提一则6年前的老新闻,据德国之声2012年11月9日报道,德国议院德中委员会主席约翰内斯·普福鲁克(johannes pflug)在接受西南德意志电台记者专访时指出,有关中国处死政治犯以摘取其器官的指责,是毫无根据的谣言。普福鲁克说:“我们的情报机构组织进行了相应的调查,他们告诉我,这些说法虽然一再地浮出水面,但却没有证据去证明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这样的谣言,我可以很具体地指出来,主要是有‘法轮功’在背后造势,但它并没有根据。”

  事实就不这样的无情,“活摘”纯属子虚,“假的真不了”。与此相应,“法轮功”是一个以造谣中伤、抹黑诬蔑为生存之道的邪教组织,这一点倒是“真的假不了”。

【责任编辑:蔚蓝】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