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凡事到了回忆的时候,真实得像假的一样|2017年回顾

2018年01月04日 10:03    作者:    来源:凤凰文化    [纠错]

  编者按:元旦节后,这是凤凰网文化一篇姗姗来迟的2017年微信推送总结。这些天,被冠以“2017年度”开头的总结五花八门,以“时代文化观察者”为定位的凤凰网文化也未能免俗,这一年来观察了什么,也在这交个底。

  2017年的“热点”很多,往往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其中的大多数又像往年一样,以不了了之的方式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和记忆。除了追问,媒体的意义或许更在于记录,无论身处其中的你忘没忘记,记录发生的文字却永远在那里。

  这一年,从开年初始的“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到年末的“乡愁诗人”余光中,文学巨擘相继离世;这一年,恢复高考四十周年,“南京大屠杀”八十周年;这一年,《战狼2》创造中国影史票房纪录,《人民的名义》备受热捧,“爱国主义”正剧一路飘红;这一年,鲍勃·迪伦的诺奖演讲姗姗来迟,文坛“乖乖男”石黑一雄又成为诺奖新晋得主;这一年,男中年端起保温杯变得油腻,女中年脱下舞鞋开始灵修;这一年,“刺杀辱母案”刷新了伦理的底线,北京的“穷人”在寒风中离去。

  这个世界是越来越好了,还是越来越不如人意?具体到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与以往年度回望感觉社会热点与自身相去遥远不同的是,去年的每个热点都好像离自己如此之近,近到总让自己有一种亲历者的压迫和紧张感。

  而幸好,这里总有一群喜欢发现和创造美好的人,2017年的凤凰网文化,与往年一样,又有些不同。我们依旧不时聊聊天,倾听对于这个世界的清醒洞见;我们依旧常去串串门,拜访有智慧的人,用文字记下我们年代的心灵史。我们在春天读诗,致敬那些遥远的“老灵魂”;我们在夏天穿过大半个中国,展现诗与歌的融合;我们在秋天开始唱起那首《未央歌》,在民谣里发现另一个时代的生活;我们在冬天邀上前辈老友围炉夜话,在读书里一期一会。

  一年倏忽,回首难忘。下面请诸君耐下性子,经由凤凰网文化的时间线,再看一遍你我的2017。以下文章摘要按推送日期由近及远排序。

  12月

  《未央歌》第九期-胡德夫对话蒋勋:被误解的《美丽岛》

 

  凤凰网文化中心精心打造的年度策划《未央歌》,这是一档以民谣教父胡德夫为主轴的人文音乐节目,共有九集短纪录片。胡德夫在自己以及其他人的作品中,挑选《美丽岛》、《橄榄树》、《南山南》、《在那遥远的地方》等九首具有特殊价值、广为传唱的歌曲,通过对背后故事的讲述,回溯时代记忆,畅聊他对音乐、历史与社会的观察和理解。自11月2日起每周四,《未央歌》在凤凰网首播,12月28日第九集上线,民谣教父胡德夫对话文学大师蒋勋。

  阎连科:今天生活对我们每个人的冒犯,到了不可忍受的程度

 

  2017年12月17日,受凤凰网文化邀请,阎连科在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给读者们带来了一堂文本细读课。为什么要讲博尔赫斯?这个理由却或许是阎连科的无奈甚至哀求,阎连科说在我们既拒绝向东也不能向西的年代,像博尔赫斯一样写作或许是一次策略性的迂回。当我们已无力像鲁迅和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写出生存的苦难,对于文本空间本身的可能性开拓或许是抵制那些撒娇卖萌文学的一张药方。

  余光中生前最后专访,提到了邓小平、蔡英文和琅琊榜

 

  12月14日,诗人余光中在高雄病逝,享年90岁。2017年2月,凤凰文化特约记者胡涛刚刚到高雄拜会了余老及其夫人。在这份生前最后的专访中,余老对自己的生命阶段很满足,“我自己没有想到,还可以写出很多诗来,创作可以让自己免于失忆或者痴呆。我一点都不烦恼,我甚至认为自己作品可以传百年之后,不会随着今日的政治变化的”。

  我的20世纪的夜晚| 石黑一雄诺奖演讲

 

  2017年12月7日,新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发表了纪念演讲。作为英籍日裔作家,石黑一雄在演讲中回顾了儿时跟随父母和姐姐举家迁居英国后的童年经历。石黑一雄觉得,在我们从困难的时间隧道中穿越而行时,文学显得尤为重要,今天的文学必须变得更加多元化。

  真正死去,是所有人都忘记了你

 

  2017年最后一个月,皮克斯凭借新的原创动画电影《寻梦环游记》来了绝地大反击。它里面透着另一种死亡规则:人的一生,要死去三次。第一次,当你的心跳停止,呼吸消逝,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第二次,当你下葬,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他们宣告,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你悄然离去;第三次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就真正地死去。整个宇宙,都将不再和你有关。

  阿多尼斯X谷川俊太郎:孤独是诗人与世界的距离

 

  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一个巨大变革的时代,一个充满了斗争与不和的时代,诗歌的写作中是否仍旧存在着古老的法则呢?11月26日下午,2017香港国际诗歌之夜举行“世纪对话”,主持人李欧梵说:“这个‘世纪对话’,既讲的是21世纪,也可以回溯到20世纪,事实上是一个跨越世纪的对话。”两位九旬诗人,一位是对阿拉伯政治、社会与文化进行深刻反思和激烈批判,被迫离开故土的流亡诗人阿多尼斯,一位是以写抒情诗为擅长,诗句充满禅意与空灵的“小清新”诗人谷川俊太郎。

  11月

  从前,北京是个养穷人的地方

 

  作为一国之都,北京推出的各种政策和态度往往是受社会关注的,一定程度上得令大众信服,这不仅是对社会负责,还是对过去那个有人情味儿的老北京的一种传承。在过去,北京还是个相对容易谋生的,养穷人的地方。倘若这里都容不下穷人了,那么其他地方呢?中国走过弯路,人人都穷过,做人不能忘本,不能没有体恤,更不能张嘴“何不食肉糜”,尤其是读书人。(本文图片不能跳转,读者可在公众号菜单栏的“洞见”一栏阅读本文。)

  是我们太天真,还是人性太复杂?

 

  2017年11月,2016年的金马奖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终于在大陆上映,该片改编自老舍先生发表于1943年的同名短篇小说,讲述了中国抗日战争时期大后方的树华农场在主任丁务源的管理下走向衰败的故事。评论人黄德海认为,“不知务”的人并不能真的为世间做出应用的贡献,那种期待一劳永逸的药到病除的思维,说不定正是某种可怕灾变的必然前因。

  “知识付费”真的可以解决你的困惑吗?

 

  继直播和短视频后,“知识付费”这个项目已经变成商业市场追逐的焦点。“知识付费”表面上是给人们适应不同处境的知识,可是,谁又会仔细想过,这些知识制造的过程都是标准化操作,而制造者的首要目的,则是考虑该如何通过它来赚钱。所以,“知识付费”里的知识到底有多少能够解决你本身的困惑,可能就要大大画一个问号了。

  比油腻更可怕的,是嘲笑油腻的恶意不断扩大

 

  冯唐的文章《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火了,也带火了“油腻”这个词。各种嘲讽、批判油腻中年男的声音铺天盖地,连带着中年妇女也遭了殃。在评论人唐山看来,现代社会的中年人与年轻人之间,隐含着更激烈的利益冲突,年轻人难以在固化的世界中胜利,只能通过网络的嘲讽得到满足。

  10月

  《银翼杀手2049》:复制人和人类一样,纠结的都是灵魂问题

 

  自人工智能出现后,人们常有种顾虑:原本辅助人类的机器人是否会强大到拥有意识来对抗人类?关于人工智能的灵魂,它就像一个潘多拉盒子,近年来不少科幻电影都在试着探讨深化这个主题。在《银翼杀手2049》中,它更是提出了这样致命的问题:如果复制人或人工智能拥有灵魂,“它”和人类还有区别吗?

  “阿Q”走了,我们只剩下廉价又无意义的笑声

 

  2017年10月16日,著名喜剧艺术家严顺开去世,享年80岁。他曾多次登上春晚舞台,为我们带来过无数笑声,他所饰演的阿Q,更是成为了永恒的经典。一生从事喜剧表演的严顺开,中央戏剧学院科班出身,早年是专业的上海滑稽戏演员。可以说,他的表演功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滑稽戏这一曲艺形式的滋养。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粉丝的真相

 

  2017年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网络被鹿晗的一条“恋爱公告”刷爆,微博服务器甚至一度瘫痪。这不是鹿晗第一次震动微博了,2014年他的一条微博评论就创下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评论人宗城认为身处其中的粉丝看似获得了主体感与自信,其实仍未逃出权力持有者和资源集中者合力设下的牢笼。

  石黑一雄是乏味的乖乖男,却在保守的英国文坛成了热血

 

  北京时间2017年10月5日19时,瑞典文学院宣布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石黑一雄。在诗人巫昂看来,石黑一雄制造不出奈保尔和拉什迪那么大的动静,他的小说情节里面也没有撒旦从半空中掉下来这么雄奇瑰丽的想像,他以怀旧著称,混合着日式美学和英国绅士风度,其实是双倍保守。

  9月

  以前的色情杂志是不用脱裤子看的

 

  2017年9月28日,91岁的《花花公子》杂志创始人休·海夫纳去世,究其内容而言,《花花公子》的确是一本充满争议的杂志,除了“色情”之外,它还是一本真正代表了美国主流文化,甚至引领主流文化的杂志。然而如今色情没有了文化,只剩下赤裸裸的欲望,从人们对于“色情”越来越刺激的需求来看,或许,我们这个时代真的变得越来越粗鄙了。

  骆以军:招唤中国古文字,重建一个魔幻之境

 

  2017年9月22日,马来西亚华文作家李永平因病在台湾淡水去世,享年71岁。这个被余光中誉为“风格独具的文体家”,被齐邦媛赞为“真正读书甚多的学术中人”,将生命完全燃烧给了文学。著名台湾作家骆以军在得知他离世的消息后,第一时间为凤凰文化撰文,在骆以军眼中,李永平是中文现代主义的实践者和独行者,是莫言之外,华文小说最有力量让人物形成丰富饱满群戏的作家。

  《敦刻尔克》的敦睦怀柔与《战狼2》的虽远必诛

 

  八九月之交的国内电影市场,先是经历了《战狼2》的票房奇迹,又迎来了《敦刻尔克》的“主旋律”书写。在评论人峦川看来,《敦刻尔克》的“敦睦怀柔”与《战狼2》的“虽远必诛”固然是两种气象,但敏感的中国观众在观看《敦刻尔克》时感到的那种隐秘的不适,恐怕正是血气方刚的少年面对淡定的老人时,不服却又不得不服的矛盾感。

  8月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摇滚,去寻隐,去创作,去freestyle

 

  2017年夏天西安—成都,凤凰文化携手一汽-大众蔚领,邀请诗人欧阳江河、音乐人王铮亮,踏上一场意义非凡的文化探寻之旅,开启全新“诗+歌”旅行创作模式。当诗人与歌手重走古今经典文人脚印,联手共创一首美妙的诗与歌,用音符和文字重新定义人文旅行,会发生怎样的奇遇、灵感与惊喜?中国首部“诗+歌”旅行创作纪录片——《穿过大半个中国》8月21日首播。

  关于郭敬明,为什么我们总是习惯于嘲讽和打倒?

 

  2017年8月21日,青年作家李枫的一篇《关于郭敬明,致所有人》引爆了网络,文中李枫称自己曾于2010年遭受郭敬明的性骚扰。回溯以往,郭敬明的每一次负面都会引发网络狂欢,哪怕平安无事时网友也乐于创造各种段子对其进行嘲讽取乐。关于郭敬明,为什么我们总是习惯于嘲讽和打倒?评论人宗城认为这种习惯的形成,是郭敬明自己的言谈举止与网友娱乐化郭敬明潮流的合力结晶。

  《二十二》:被消费的慰安妇和她们的失语困境

 

  8月14日是世界慰安妇纪念日。在2017年的这一天,我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题材纪录电影《二十二》正式上映。而从《三十二》里展现苦难的韦绍兰老人到《二十二》里克服苦难的慰安妇群体,见证的正是媒体中慰安妇形象从民族主义化、国家伤痕化到煽情化和消费化的历史。慰安妇们一直在被观看,却一直在失语。

  7月

  从未停歇过的钱理群,如今有了廉颇老矣之感

 

  革命可以塑造出钢铁意志的战士,却无法阻止英雄末路的到来。尽管自认为如今仍处于比较好的创作状态,但钱理群也清楚地意识到这种状态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了。学者赵寻也觉得,虽然老师的激情仍和当年在北大时一样,但声音似乎不如以前洪亮了。钱理群说,自己必须抓紧时间,拼命写下去,因为创作随时可能因为自己或老伴的身体问题而终止。

  《王者荣耀》:游戏终结的时代,我们都是小学生

 

  2017年7月,人民日报三批《王者荣耀》, 腾讯迫于压力推出号称史上最严未成年人防沉迷系统。在评论人林云柯看来,问题的关键也许并不在于对小学生用户的监管,而是在于“去世界化”的游戏机制,已经无力筛选适当的目标人群,这样的游戏就是为了我们所有人设计的。当现实世界与游戏世界浑然一体,就必然会导致:在每一个现实条件不允许的时刻,我们都有可能成为“小学生”。

  《军师联盟》中的理想主义:青年如何做世界的主人?

 

  《军师联盟》开播以来,收视与口碑一路看涨,与《人民的名义》《欢乐颂2》等一道,成为2017年度的又一部话题之作,甚至引发了新一轮的“三国热”。在学者迟暮看来,《军师联盟》之所以能够唤醒这个时代青年的共鸣,就是因为它将建安时期青年士子结束乱世、匡济天下、重塑文明的青春理想主义活灵活现地展现了出来。

  6月

  《冈仁波齐》:你以前去的可能是个“假西藏”

 

  上映以来,《冈仁波齐》的票房一路攀升,口碑却两极分化。评论人景成从对西藏的刻板印象谈起,“一片未受文明污染的、带着精神性的、神秘主义的、没有饥饿、犯罪和纵欲的、与世隔绝的国度,和一群仍然拥有古老智慧的人群”,恐怕只是穷游爱好者们到过的“假西藏”,相比而言,《冈仁波齐》中的泥浆与喧闹、出生与死亡反而更真实

  未来寄托在青年身上,如今的青年却变得越来越柔弱

 

  阎云翔发现了无公德个人的一个可喜转变,在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转型的中国,90后、00后的青年表现出更强的“同理心”,在公德问题上表现得比他们的父辈好很多。只是,他也发现如今的青年正在越来越缺少叛逆性,这是一个世界现象,代沟缩小、反抗性示弱的一代人究竟能给这个社会带来多大的改变,便不得不重新打上一个待解的问号。

  不是黄磊的人设容易崩塌,而是如今的文艺急于变现

 

  中国版《深夜食堂》一经播出,口播和收视双双扑街。连同之前自编自导自演的《麻烦家族》的失败,以及三胎和“黄小厨侵权事件”,一张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让不少网友大呼黄磊的人设崩塌。评论人侯虹斌认为,一切只是源于急于变现。风投时代,文艺成了聚拢资源的招牌,而资源则是赚利赚名的本钱,捂着资源不去变现是不符合时代价值观的。

  40年前高考改变命运,如今高考只是让生活多一种选择

 

  今年恰逢高考恢复40周年。40年前,高考改变了一代人的命运。而40年后,对于高考制度的批评和反思却屡见不鲜。为何曾经广受欢呼、评价极高的政策,步步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处境?曾经改变命运的钥匙,如今还能依然打开美好前程的大门吗?评论人思郁认为,高考不再是通往幸福之路的独木桥了,至少我们可以拥有其他渡河的方式。

  “你开始在拥挤中开路,在黑暗中讲话”丨鲍勃·迪伦诺奖演讲

 

  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已经递交了他的获奖演讲。递交演讲后,鲍勃·迪伦获得了领取文学奖奖金的资格。这笔奖金价值800 万瑞典克朗(约为90 万美金)。在这份长达27 分钟、有4000 多字的英文演讲中,鲍勃·迪伦回溯了自己的歌曲与文学之间的关系。“这份演讲非比寻常,而且如人们期望地那样口才雄辩。

  5月

  消费“辱华演讲”的并非民族主义者,而是精致投机者

 

  2017年5月,一篇马里兰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毕业演讲引爆了网络。演讲中,该留学生因为一句“美国的空气是那么的甜美清新,而且是一种奇特的奢华。”被扣上了“辱华”的帽子,倍受讨伐。实际上,制造这种煽动民意的文本的媒介,并非真正的民族主义者,而是精致的投机者,他们十分清楚受众的心理和自己的目的。

  这一夜因为诗,梅婷遇见余秀华,李银河再念王小波

 

  “架起楼台越过时空,聆听诗人从远方传来回音。”2017年5月6号晚,凤凰网文化“远方诗人的来信:春天读诗之夜”在北京77剧场感动开场。欧阳江河、余秀华、李银河、向京、熊培云、戴潍娜、杨庆祥、梅婷、蒋一谈到场。民谣歌手钟立风、蒋山倾情助阵,2015《中国成语大会》总冠军、2017《中国诗词大会》亚军彭敏担任当晚主持。

  中国传统武术是如何沦为体育甚至体操的?

 

  自小习武的侯磊认为,武术源自与世间万物的搏斗,中华民族自古以来是战斗的民族。随着古代社会的瓦解,整个武术产业链也崩溃了,武术由战场杀敌变成生活中的比武,再由格斗运动变成了健身运动,在种族、时代与环境都发生变化时而不应变,武术必将迎来进一步的衰落。武术不是宗教、文言文和传统文化,而是术,是打人的技术和方法,是因时而变的。

  徐晓冬:我打假倒成了千古罪人,难道你们喜欢被骗?

 

  身材健硕的搏击教练徐晓冬20秒击倒了太极拳师雷雷,视频在网上热传,他也成了炙手可热的新晋网红,但也引得江湖各派纷纷讨伐。在5月3日凌晨4点20的微博上,徐晓冬似乎有些委屈:“我打假到成了千古罪人?难道你们喜欢被这样继续骗一百年?”

  4月

  袁泉、胡德夫、许知远……春天的八个瞬间| 春天读诗

 

  凤凰文化延续2014年《春天读诗•1》的美好与浪漫、2015年《春天读诗•2》的真挚与感动、2016年《春天读诗·3》的深刻与震撼,再次出发,历时79天、穿越5600余公里、横跨5地、大陆与台湾两地摄制团队联手,倾力打造《春天读诗•4》,在万物生长的灿烂之中,踏上一段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这一季我们暂别诗人,以“跨界”为形式、“致敬”为主题,邀请不同身份的嘉宾,分别向世界经典诗人致敬

  独立纪录片导演马莉:拍摄他人的生活,让我焦灼不安

 

  今年初的柏林电影节论坛单元,入选了一部来自中国大陆的独立纪录片,《囚》,导演马莉,把观众的视线定于东北一家精神病院,重症封闭病区的男病人群像。280分钟的《囚》,疯癫和喜剧并存,也许会发出笑声,但总会有罪恶感。当有一个人是不自由的,那么所有人都是不自由的。尽管这种不自由,不仅仅是困于病房,困于家庭,困于现代医学,困于人。

  凤凰网专访周梅森:我没有包青天思想,治国要靠专职政治家

 

  周梅森开玩笑说自己是“屌丝逆袭”。时隔十年,命运确实再次眷顾了他——反腐题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首播后,随即占领了视频网站,媒体版面和年轻人的社交圈。周梅森认为大学教授专家治国未必行得通,因为中国国情太复杂了,我觉得我们还是需要体察国情的专职政治家,精英政治家,但前提是真正吃透中国国情的精英政治家。

  梁晓声:中国当下缺少好人文化,太多作品写“他人皆地狱”

 

  采访一个月后,梁晓声忽然转变心意,向我们传来一份他的手写回答——他不愿意展现自己在现场的那些表达。可是我们还是呈上了下面一份既有笔答,也有面对面回答的实录。我们认为,那些呈现在对话中的笃定和犹疑,敏锐处与盲区,那些慷慨陈词和避而不谈,也许更能反映一位当代资深作家在当下最真实的心态。

  3月

  充满悖论的山东文化,其实是当代中国的缩影

 

  一桩“刺辱母案”让山东成为了全国的焦点,案件中聊城警方的表现和事后济南公安发布的微博内容,更是让山东的官僚文化成为千夫所指。作为孔孟之乡,山东如今的文化形象却似乎不太乐观,在山东人叶克飞的眼中,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礼仪似乎在他的家乡并没有成长起来,对权力的膜拜和自我标榜的民本自强,古代的开放创新与当下的封闭保守,都形成了一对对矛盾。

  有时候你需要站出来怼你那些不道德的前辈

 

  著名哲学教授涛慕斯·博格与约翰·塞尔接连被曝出身陷性骚扰案件,且所针对的对象都是有色人种的女性,引起了新的一轮对“学术成就”和“个人道德”关系的讨论。在陈纯看来,两位哲学家利用职权之便对那些女性进行性骚扰,等于在滥用学术共同体所赋予他的权力和认可,属于学术道德的范畴,而学术道德本来就是学术的一部分,其所在的学术机构应当给予相应的惩罚。

  对话杨庆祥:是时候说出我们的伤痕了!

 

  杨庆祥做文学批评,他是最近一届茅盾文学奖评委里唯一的“80后”。相对于1980年代“伤痕文学”以文革史为书写对象,在杨庆祥看来,“新伤痕文学”书写的对象是“改革开放史”。地铁里哭泣的女孩,大打出手的中年男人,北京的地下王国里有所伤、有所痛的人们正是这个“新伤痕时代”的缩影。杨庆祥的大勇气,是直面时代的阵痛。

  余秋雨:歌德只读过《风月好求传》,这深深刺痛了我

 

  2017年3月12日,著名文学家白先勇人生八十之际,凤凰文化联合目宿媒体及理想国出版社,携白先勇传记电影《姹紫嫣红开遍》跨海而来,首度与大陆的观众见面。活动现场,白先勇落座观众席,与现场400名观众共同观看影片,一起分享了“姹紫嫣红开遍”的人生体悟。凤凰文化还特邀白先勇的三十年知交好友余秋雨到场,共话“一个人的文艺复兴”的赤子情深。

  为什么说“北京人”最没有理由搞地域歧视?

 

  一条北京地铁上的骂人视频引爆网络,网友舆论除了谴责男子的不文明行为,地域歧视的讨论也再次被谈起。评论人侯磊认为,首都对于每个人都是异乡,每个人都是北京的过客,在大历史面前,早来三百年和早来三年没有区别。京里生活的人的自豪点不应放在自己是“京里人”上,更要看重人格的完善与品行的修养。京城原本是首善之区,京里人是以不骂人、不耍贫嘴、温良恭俭让著称。

  2月

  哪有什么巨婴国,所谓的“国民性”都是“人性”

 

  2017年2月,武志红的《巨婴国》自出版以来所引发的讨论越发火热。青年学者李汶芮指出,国民性是现代民族国家理论的术语,从李宗吾的《厚黑学》到柏杨的“酱缸文化”,再到武志红的《巨婴国》,自近代以来,这一概念总是在消极向度上被滥用。

  我们在台北书展现场,为你精挑细选了这35本新书

 

  为期六天的台北国际书展落下帷幕,来自59个国家的621家出版社参加了这场文化盛会。凤凰文化采用多种形式对本届书展进行了全程报道,为读者带去了来自海峡彼岸的阵阵书香。书展期间,文化君亲自把书展的各个角落走了一遍,从浩如烟海的书籍中为大家精心挑选了35本,以飨没有机会来到现场的朋友,也为大陆的文化发展提供一点点可资参照的样本。

  从“妖气”到“伏妖”,徐克失去革命性了吗?

 

  因徐克、周星驰的合作,春节档的《西游伏妖篇》作为一部中规中矩的商业片注定会倍受期待和失望。影评人冯庆认为,作为老牌香港影人,徐周二人试图推陈出新,但这种试图面对新时代审美需求的实验力度或许不够,一旦被放置在徐克过去带有强烈革命实验色彩的作品序列里,就会显得过于平庸。

  1月

  马家辉:写给香港的一段性史,或心史

 

  飞扬岁月里,燠热湿闷的夜,和二三知己坐在茶餐厅,饮上一杯咸柠七,打火点烟,吞云吐雾间用粗口探究社会主义未来的光景,这是一代马家辉们的“男人回忆”。只是这世界变得不可谓不急。香港已非“独家村”,“飞扬岁月毕竟终结,”人过中年,马家辉感慨:“我觉得整个香港变得太多了,好多事情我们回不去。

  有光一生一生有光:中国最高龄知识分子的百年历程

 

  2017年1月14日,我国著名语言学家、“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去世,享年112岁。就在前一天,周有光先生刚刚过了112岁生日。周有光身上的标签实在太多:作家沈从文的连襟、才女张允和的丈夫、经济学家、语言学家......撰稿人叶芳为凤凰文化回顾了周有光的一生,期望更多的人去阅读周有光先生的著作,因为那里可以发现的真知灼见远远多于人们的传说。

  为什么文艺女青年在人到中年时都走上了灵修之路?

 

  2016年末,一条网络视频让久未露面的作家卫慧成了热点,不少网友惊呼:天啊!这居然是卫慧!曾是“新新人类”代表的卫慧穿了一件深色棉麻素袍,面相多了几分中年持重,一改昔日情欲写作的前卫形象。更关键的是,卫慧自述了近二十年的经历,自称已经成为目前中国最勤奋的海灵格家排师之一,自己的奇经八脉都打通了。

【责任编辑:蔚蓝】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